赛格广场“摇一摇”摇跑5500万!商户获租金赔偿,但商场依然冷清

赛格广场“摇一摇”摇跑5500万!商户获租金赔偿,但商场依然冷清

赛格广场“摇一摇”摇跑5500万!商户获租金赔偿,但商场依然冷清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武佩璇 实习生赵欣怡1月6日,深圳赛格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5·18”赛格广场振动事件对公司经营影响的公告。深赛格表示,经公司核算,因“5·18”应急抢险工程而引起的经营损失对公司2021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的影响约5500万元。这个数据不仅超过了深赛格2021年前三季度的净利润,还是其2020年度净利润的两倍。这份公告可能也是为其2021年的亏损做铺垫。截至1月7日收盘,深赛格股价跌4.63%,报收6.39元。赛格广场“摇一摇”,上市公司就亏损5500万,那对于在赛格广场经营的商户来说,“摇一摇”事件又带了哪些变化?华强北商区。图片来源:图虫创意1月7日,时代财经采访了多位在深圳华强北赛格电子市场经营的商户均表示,赛格大厦官方对下属租户免除了至少两月的租金。“他们(赛格)帮我们联系了临时安置点、也免除了两、三个月的租金,但是临时安置点基本没生意,我相当于关店3个月。”在赛格电子市场2楼经营的商户贺成林对时代财经说道。贺成林的商铺是向赛格大厦直接租的,得到了租金免除的优惠。然而对于另外一部分跟私人业主租铺的商户来说,是否能都得到那三个月的赔偿则要看“业主的良心”了。在赛格电子市场4楼经营的郑伟就对时代财经表示,如果业主不愿意免一部分租金,自己就打算上法院了。“那三个月我也是损失了二、三十万,现在就是跟业主商量,希望能免一些,不然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更重要的是,虽然事件平息已三个多月,但在采访中,商户均表示现在商场里依然冷清。“总的来说,我们依然处在水深火热中。”在赛格电子市场1楼经营的商家蔡铭华(化名)无奈地对时代财经表示。免租金、免物业管理费2021年5月18日中午,赛格大厦出现晃动,至下午两点,大厦内人员全部撤出,并禁止外来人员进入。当晚,多家专业机构对赛格大厦的振动、倾斜、沉降等情况进行了实时监测,没有显示异常情况。此次赛格大厦的晃动并无人员伤亡。根据当时的媒体报道,一直到7月份,大厦内都有多家商户营业。但7月16日,所有商户收到通知,即日搬离大厦,因为根据深圳市相关单位负责人和专家组的建议,赛格广场大厦将实施桅杆拆除工程,修复结构局部累积损伤。1月7日,在赛格电子市场1楼经营的蔡铭华对时代财经说道,“从5月第一次摇晃,直到9月8日他们(赛格)发公告,经营才算正常,中间这将近4个月时间,我跟游民差不多,很懒散。”7月份时,他认为大厦找的临时安置点不够好,搬去了朋友的地方。蔡铭华的商铺是跟私人业主租的,他续约后,业户告诉他2022年的租金可以免除4个月。“听说直接跟赛格签约的租户被免除了3个月租金,但前提是2022年要续约,如果不签合同,就没有了。”在赛格电子市场2楼经营的商户贺成林对时代财经证实了这一点,“我续约后,是免了两、三个月的租金,他们(赛格)也帮我们找了临时安置点,但我还是差不多停业3个月吧。”贺成林和蔡铭华至少得到了一定的租金优惠,其他人便没这么幸运了。在7楼与私人业主签约的商户彭宇(化名)对时代财经表示,自己交了一年的租金,现在还没到期。“业主也不主动开口,不知道会不会免。当时我搬到了赛格和政府协调的地下通道,生意肯定是有影响的,又加上疫情,整个市场人流量都很少。我们就跟赛格商量,最后免了几个月物业管理费。”很多商户和彭宇一样,搬去了地下通道,但据受访商户所言,那里“一单生意都难做成。”媒体7月份拍摄的赛格临时安置点。在赛格电子市场4楼经营的郑伟就表示,地下通道的临时安置点不需要付租金,但是完全没生意。“一、两天只能卖1台机器,赚几十块钱,都不够吃饭。”郑伟与彭宇一样是与私人业主签约,如今郑伟不打算续租,押金还在业主手里,“别说赔偿了,业主觉得自己也受损失了,还想扣我一半押金,说‘大家各自担负一半’,我那三个月至少损失二、三十万啊。”郑伟表示,如果最后业主还是不愿意优惠,并且要扣押金,自己就打算上法院了。郑伟听到深赛格因为大楼晃动的事情损失了5500万时,苦笑着说,“能理解,停工那么久,还要补偿商户,大家都不容易。”1月7日,时代财经多次拨打赛格广场物业管理处,电话未能接通;而深赛格证券部则表示,负责人没有上班,无法答复。雪上加霜“大家都不容易”是如今赛格电子商场里商户的共识,蔡铭华无奈地说“现在死气沉沉啊,二楼以上都空了很多。”在蔡铭华眼里,不仅是赛格电子市场,整个华强北都不景气了,“可以说我们一直是在水深火热中。”九十年代,赛格大厦是深圳最高的大楼,其所在的华强北是当时中国电子行业的先行者,成就了无数人的淘金梦,就连腾讯,也起步于赛格广场的5楼。华强于赛格。图片来源:图虫创意但在近年,赛格和华强北所代表的电子市场逐渐没落,美妆、电子烟、矿机成为这里新的宠儿。蔡铭华在赛格的1楼见证了这个行业的起伏,“2000年,赛格一个普通档口的月租是三千起。2010年高峰期是五千起。那时候档口转让还有一个‘喝茶费’,也就是转让费,一个档口二十到二十五万。现在不需要转让费了,租金也降到两、三千,甚至租一送一。”蔡铭华告诉记者,没有哪个风口能一直吃香,“明通的美妆商城2021年也栽了,谁敢轻易转型?”每年蔡铭华都对自己说,“也许今年会好一些。”但在经历了这次大楼摇晃的“雪上加霜”之后,他已经没什么信心了。商家感受到的没落同样能体现在深赛格的年报中,2017年至2020年,深赛格的营业收入连续四年下滑,从20.3亿降至14.04亿;此次深赛格因为大厦摇动而损失的5500万也已经超越了2020全年的归母净利润。“5·18”赛格广场晃动后,深赛格股价出现很大波动。晃动发生后的第二天(2021年5月19日)下跌4.88%,报收5.64元。截至2022年1月7日,股价虽有所回升,但受到1月6日发布公告的影响,1月7日深赛格再度出现4.63%的大幅下跌,报收6.39元。

admin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