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城权力大洗牌:600万年薪总裁离职,泰康系亏本退场

0 Comments

阳光城权力大洗牌:600万年薪总裁离职,泰康系亏本退场
本文来源:时代财经 作者:黎倩图片来源:视觉中国跨过了千亿和双千亿的门槛,拿着600万年薪的总裁朱荣斌最终没能在阳光城继续走下去。1月5日,阳光城发布公告称,执行董事长兼总裁朱荣斌先生因个人原因申请辞职,辞职后朱荣斌将不在公司担任其他职务。当天,朱荣斌继续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阳光城391.81万股股份,于去年12月22日,他已减持454.61万股股份,两次减持合计套现2710万元。不过,与2018年两次增持时超过7元的成本相比,朱荣斌将至少浮亏60%。此次减持后,朱荣斌仍持有1175.44万股股份,最新持股比例为0.28%。阳光城方面表示,感谢朱荣斌过去4年多为公司所付出的努力。据悉,目前徐国宏已接任相关职位。朱荣斌的离开早有预兆。2021年10月,阳光城进行了新一轮组织架构升级,原集团副总裁兼福建大区总裁徐国宏晋升为集团执行总裁,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管理工作,同时兼任集团营销管理中心总经理,而朱荣斌则负责公司的经营管理工作。11月26日,由朱荣斌亲自邀请加入阳光城的执行副总裁徐爱国离职。外界传言,以朱荣斌为首的中海系在阳光城纷纷出走,意味着朱荣斌离辞任也不远了。如今,一切尘埃落定。曾将阳光城视为最后一站的朱荣斌,在四年半后最终选择离场,目前未有消息透露他的下一站将去往何方。而同为朱荣斌工作拍档的阳光城执行副总裁吴建斌则对时代财经回应称:“仍在公司,我如常。”曾言“阳光城是最后一站”“公司越大就会越紧张,我现在的心态是感觉随时都是如临深渊。”“现在感觉是在钢丝绳上跳双人舞。”回顾阳光城的四年经历,朱荣斌过得或许并不轻松。2017年,顶着碧桂园总裁的光环,朱荣斌加入正处于快速发展时期的阳光城,与其几乎同时加盟还有曾在中海和碧桂园时期的老搭档吴建斌。一时间,“双斌”名声鹊起,外界对于阳光城的未来充满期待。当时,林腾蛟给予朱荣斌的职位是执行董事长兼总裁,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这基本已是天花板。“肯定最后一站,以后也没人请我了。”一次采访中,朱荣斌这样形容阳光城之于他的职业生涯。加盟后,朱荣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组建团队,包括中海系职业经理人、前世茂集团副总裁阚乃桂,以及同为中海系,后加入龙湖任副总裁的徐爱国相继加入。同时,朱荣斌不断扩大组织架构,新增十余个区域公司,搭建以区域发展为核心的人才体系、制定“三全五圆”的整体战略。对于阳光城而言,一切都是新的景象。招兵买马的同时,朱荣斌不断攻城略地。仅2017年,阳光城就共新增了120个项目,新增计容面积2021.63万平方米,权益货值1407.12亿元,土地开支达650亿,为历年之最。2018年,阳光城销售首次突破千亿,2019年更一举迈过2000亿。据悉,为庆祝销售过千亿,林腾蛟甚至为公司每个员工发了一枚“千亿戒指”作为纪念,喜悦之情溢于言表。然而,光环之下,但朱荣斌却心有余悸。“当时来的时候,都没看清公司是什么牌,我就提出了千亿,因为我觉得千亿还是件很容易的事情。”朱荣斌在一次内部交流上曾这样说道,从中海、碧桂园走来,朱荣斌没想到完成千亿对阳光城的困难度远超他预计。事实上,虽然近年来阳光城规模一直不断提升,但大量收并购以及疯狂买地留下的历史遗留问题,不仅让阳光城的负债居高不下,同时利润表现也不尽人意。2017年,阳光城的净负债率高达252.27%,同期公司的净利率仅有个位数。“其实我们还没有真正强大。”朱荣斌毫不讳言。不过,行业大环境的变化没有留给朱荣斌太多空间。2018年,房地产行业迎来密集调控,金融环境趋紧让本就“底子薄”的阳光城不敢轻易再加杠杆,随后几年,阳光城都没能完成当年的土地购置计划,规模增速亦开始放缓,更多聚焦于回款、降负债和提升利润。2021年,房地产行业迎来最寒冷的一年,而朱荣斌也没能陪阳光城走完这个漫长的冬天。在其任期的最后一年,阳光城实现销售额1838.1亿元,没能完成年初的销售目标。二股东减持后,林腾蛟欲轻装上阵无论是陈凯,还是朱荣斌,闽系出身的林腾蛟对职业经理人一直抱有很大的期待。据悉,2018年,朱荣斌刚入职一年时,林腾蛟就对46岁的朱荣斌提出了一个“天命计划”,希望在后者五十岁时,阳光城能冲到行业的更前列。那一年,阳光城刚刚跨过千亿。习惯了快速扩张的林腾蛟野心展露无疑。不过后来,朱荣斌还是拒绝了这个计划。在行业大周期下,朱荣斌不再追求规模的快速增长。朱荣斌离职后,林腾蛟似乎也无意再空降外部的职业经理人,而选择了提拔更为嫡系的徐国宏等。据悉,在去年10月的组织架构调整中,林腾蛟还先后提拔了陈霓、李晓冬、江河为公司执行副总裁,此前,李晓冬、江河均在阳光城的区域公司任职。据阳光城方面介绍,徐国宏入职阳光城5年来,一直主持阳光城福建大区大本营工作,为人低调务实。在阳光城执行总裁岗位三个月以来,以“拔钉子”的精神,化解企业种种困难,效果显著。值得一提的是,与朱荣斌同时间离开阳光城的,还有2020年才战略入股的泰康股份。2021年12月27日,阳光城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泰康保险通过大宗交易和协议方式,合计减持公司9.41%的股份,减持后,持股比例仅为3.77%。根据阳光城方面的表述,接下来公司还将解除与泰康的对赌协议,消除预期增长和业绩承诺的压力,同时组织架构调整,精准瘦身,让公司轻装上阵。截至1月5日收盘时,阳光城股价报收3.12元每股,与2018年朱荣斌买入时已下跌超过60%,与2020年泰康人寿入股时的6.09元每股也跌去49%。如今,朱荣斌和泰康相继抽身离去,留给阳光城的考验仍旧没有减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