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人傻钱多速来,如今人坏欠薪勿来,中超为何从香饽饽变臭豆腐

过去人傻钱多速来,如今人坏欠薪勿来,中超为何从香饽饽变臭豆腐

过去人傻钱多速来,如今人坏欠薪勿来,中超为何从香饽饽变臭豆腐

原标题:过去人傻钱多速来,如今人坏欠薪勿来,中超为何从香饽饽变臭豆腐

因为欠薪,中超联赛竟被国际组织直接点名批评。FIFPRO(国际职业球员联合会)近日发表声明,警告全球职业球员尽量不要与包括中国在内的7个足协所属联赛俱乐部签约,因为这些俱乐部存在普遍的违反合同行为。

2010年,广州恒大杀入中国足坛,掀起“金元足球”风暴,中超联赛一掷千金,全球热议“此地钱多人傻速来”;2022赛季,受困母公司现金流紧张的广州恒大队压缩成本,解约大牌外援、非血缘归化,派遣全华班年轻队员出战,又成中超俱乐部生存艰难的风向标。

烧钱无度,普遍欠薪戳破泡沫

过去烧钱有多疯狂,如今欠薪有多严重。中国足协官网7日发布《2022赛季各级职业联赛相关政策落实工作的补充通知》,通知要求各中超俱乐部提交最新的《职业俱乐部欠薪汇总表》及《俱乐部欠薪解决进度报告》,并于2022年8月1日前,提交欠薪解决的具体还款情况和还款凭证。

此前,中国足协明确《俱乐部欠薪解决方案及罚则》,并设定三个时间节点,分别为7月31日前、10月31日前,12月31日前。各节点必须完成清偿欠薪的比例分别为总额度的30%、总额度的70%、全部欠薪。如果俱乐部未达标,将无法在夏季转会窗口注册新球员并扣除联赛积分。

俱乐部拖欠中国本土球员的薪水,还算好办,毕竟属于内部矛盾,中国足协也采取一些宽限招数。一旦中超俱乐部拖欠外籍教练和外籍球员的薪水,那对不起,“老外”会直接上诉国际足联,中超俱乐部基本只能等着被罚。

过去十年,中国联赛处于“金元”时期,疯狂通过高薪合同引诱大牌球星加盟。有钱的时候你侬我侬,如今疫情下部分俱乐部背后的母公司主营业务不景气,欠薪也就不断出现,劳资双方撕破脸皮。

此前,上海申花、大连人,青岛队和北京北体大等四家俱乐部,因为拖欠外援、外教的薪水,收到国际足联的转会禁令:在欠薪解决前,不允许注册新球员。加上之前摊上国际劳资纠纷的江苏、青岛俱乐部都已退出中国足坛,让国际仲裁失去执行的对象,更让国际足坛对中超欠薪的糟糕印象加剧。

不再任性,未来还债金元足球

过去十年,如果中超联赛有一个关键词,应是“烧钱”;如果选择一支代表性中超球队,肯定是广州恒大;如果贯穿一条联赛的发展脉络,或是“金元足球”。

图说:恒大引进保利尼奥等世界级球星,操作埃尔克森等非血缘归化,在竞技领域一度取得巨大成功。

依靠高投入谋求高产出,恒大的“金元足球”确实收获巨大成功:2次夺得亚冠联赛冠军、8次摘下中超桂冠。此外,广州恒大凭一己之力,把一度无人问津的中超联赛,重新打出新闻性、知名度和影响力,成为街头巷尾热议话题。

只是,金元足球的后遗症逐步显露,2022赛季依然影响着中超联赛。过去十年,这种高举高打的金元足球模式,已被证明不具备可持续发展性——当中国职业联赛的价格严重背离价值,尤其是当投资人主业受到影响时,作为“赔钱货”的足球俱乐部,肯定是最容易被抛弃的对象。

图说:2022赛季,广州恒大队受到资金限制,没有外援,以全华班出战。

当恒大集团的现金流出现危机,如今恒大足球被欠薪传闻包围,球队只能压缩投入以全华班征战联赛;昔日敢叫板恒大的江苏苏宁,由于苏宁集团遭遇经营危机,足球板块被直接放弃,上演球队夺冠却“忽然死亡”的全球闹剧。2022赛季,重庆两江竞技宣布俱乐部停止运营,这是中超联赛连续三个赛季都有球队退出。这一切,其实都是在还债:如今的中超,正为当初急功近利、饮鸩止渴的金元足球苦苦还债。

潮水退去,限薪操作没啥毛病

不管是眼下中超俱乐部出现大面积欠薪,还是国际机构警告全球职业球员“慎入中超”,这都是过去十年中超联赛野蛮生长、虚假繁荣的副产品。

金元足球攻势下的中超,客观上说观赏度大大提高,但其带来的副作用也十分明显。球员、教练不断飞涨的薪水成为俱乐部运营支出的“大头”,严重缺乏造血能力让俱乐部收支极不均衡。数据显示,中超俱乐部2018年平均收入为6.86亿元,平均支出11.26亿元,平均亏损4.4亿元。同时,国家队战绩每况愈下,中超被认为是虚假繁荣,并无利于中国足球水平的真正提高。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相关会议曾表示,对比亚洲其他足球发达国家的薪酬,中国联赛的薪酬已经高到十分可怕的地步,因此减费降薪也势在必行。“我们俱乐部的投入,是J联赛俱乐部的三倍多,是K联赛的10倍多,球员薪酬是J联赛的5.8倍,是K联赛的11.7倍。金元足球吞噬健康的足球肌体,现在有些人还不觉醒,难道良心已死吗?”

正是看到了金元足球的不可持续性,近年来中国足协推出一系列限薪举措,得到俱乐部的广泛支持,堪称有针对性的自医之举。沉疴本就难以速愈,疫情更放大了足球俱乐部缺钱的烦恼。很多投资人所属企业的主营业务深受疫情影响,自然无法继续重金投入足球版块,昔日原本疯狂烧钱的中超,也在一夜之间进入了欠薪时代,很多俱乐部更因为没钱运营直接退出。

2020年有多达16支职业俱乐部退出中国足坛,其中包括中超新军天津天海、辽宁队等老牌球队。2021赛季前,刚夺得联赛冠军的江苏苏宁“突然死亡”;2022赛季,重庆两江竞技、青岛队宣布退出职业联赛……即便目前还活着的球队,不少也是苦苦硬撑,如全华班出战的广州恒大、广州富力和河北队等,始终被欠薪传闻包围。

面对欠薪,中国职业足球的短期阵痛不可避免,眼下最重要的是能在阵痛期内挤掉脓包,重装再出发,而不是深陷迷茫或懊悔。《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早已为中国足球勾勒出振兴之路,当非理性的盲目发展被证伪,中超需要尽快回到正轨之中。制定更科学的俱乐部财务管理制度,推动俱乐部股权结构多元化,切实降低俱乐部无意义的高成本支出,改善联赛运营环境和水平,鼓励投入青训,提高俱乐部造血能力,都是能让俱乐部实现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出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中超联赛的泡沫早些破掉,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中国职业足球在高速野蛮生长后迎来了自己的第一个“分水岭”。尊重足球规律,尊重市场规律,坚持青训,久久为功,中国足球终将迎来真正的黄金期和收获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admin

评论已关闭。